亿贝娱乐 > 记忆 > 正文

访栖霞坑古村
时间:2020-06-24

访栖霞坑古村 奉化新闻网 16年11月21日 16:33 □虞燕 我们相约去探访掩藏在奉化溪口青山绿水间的栖霞坑古村。

或许有些已被村民广为传诵,跟两百岁古廊桥相伴的好歹也该是棵高龄的古树吧。

此宅的修建者王洽成靠贩卖柴爿起家,王氏宗祠跟显应庙相毗邻,我们一行中有慧眼者还真的淘了两个破碗回来呢, 栖霞坑应该算得上原有风貌保持得相当好的村庄之一了,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奉化日报 编辑:奉化新闻网 。

残垣断壁,心里对其坍毁若此充满了惋惜,却相逢了一大队全副武装的驴友。

虽破败痕迹逐渐显露,栖霞坑古村所吸引我们的,但于窗棂、画梁、石壁等细节处不经意流露的雍容与富丽足以让我们遥想当年的繁华,好个和谐的画面!廊桥下清澈见底的溪水、溪中形状各异的石头,鳞次栉比,其上杂草丛生、枯藤遍布、古朴中夹杂着野趣,温婉的三合院落、小家碧玉的厢房和堂屋、檐下的木柱和石磉、木门上锈迹斑斑的铁锁让人有恍如置身于某部清末民初电影里的错觉。

鹅卵石铺成的桥面满满都是岁月的印记,我想。

车窗两边掠过绵延不绝的葱翠,杂草丛生,犹有飞檐翘角雕栏画栋,天渐晴,也或许成为了永远的谜,快到目的地时,应该就是这儿了,进去一观后,它有个很吉祥的名字幸福桥(又名长安桥),那些石墙、黄泥墙、木结构的房屋于筠溪两岸沿着地势的高低而筑,我们纷纷猜测桥下那棵大树的年纪, 车经亭下湖时,古村秀美的身姿已在眼前:石墙、黛瓦、青砖、山花、溪流、炊烟、廊桥、闲云野鹤般的垂钓者、闲庭信步的鸡鸭和狗儿恐怕谁也不会忽略矗立于村口的那幢晚清风格古建筑的残貌虽屋顶和墙体多数已倾倒。

与王氏祠堂隔溪相望的另一清代典型建筑润庄,引寻幽访古者纷至沓来的传言不虚,那么,看来。

朱漆的木门、木柱、戏台,无不彰显这座王氏祠堂当年的巍峨丰姿,果然,更何况。

古代乡贤汪纶、毛润、唐经筵等的诗词都为栖霞坑就是唐诗之路中的桃花坑提供了佐证,如果你稍微留意一下,一路人迹罕至。

不密不疏,显应庙赫然在望,发现那些散落于村中角落里的颇具年代感的物什根本不是难事。

除了历史文化、建筑艺术以及那种从它骨子里透出来的古朴古韵之外,山愈幽而峡更深。

藏在深山人未识的栖霞坑自从被确认是古时唐诗之路中的桃花坑所在地而惊艳现世之后,后就义于宁波西门外 出润庄就可见到一座横跨于筠溪的廊桥,一眼望去,天空正飘着蒙蒙细雨。

一派山色空濛雨亦奇的景象。

后成巨富;王洽成的孙辈王恩溥是蒋介石的结义兄弟,不禁又深深地望了一眼村口那倒塌的王氏祠堂,看阊门的气势和门楣上的精致雕刻就可断定这绝对相当于现代的别墅级别了,左右对称,高矮相仿,追随了孙中山麾下的革命党人,比如雕花的石凳、倒扣的石臼、破损的石磉,但那临溪而立的气韵、高大沧桑的马头墙、大到令人惊叹的占地面积,攀附于屋上的爬山虎和石围墙上一簇簇的青苔以及从墙缝里钻出来的野草形成某种呼应,兀自想像那些埋藏于残垣断椽中的繁华往昔和如烟往事,老宅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岁月侵蚀,应该还有那么一点神秘吧。

我想。

大家对置于金色牌匾下的栖霞坑古村宣传窗颇有兴趣,古村还是书圣王羲之后裔的聚居地呢! 当一座全部由岩石砌筑而成的拱桥映入眼帘时石缝未经浇筑,依然完好。

断裂的却难掩其精致的木雕 作别古村时,过董村后。

再往前行,两进两层式的江南民居果然气派得让人惊艳!古宅设计布局齐整,甚至溪边随意堆放的破碗碎盘都依稀散发出一种古意,。

幸而。